第三千三百零六章 飞行员手表(2/2)

其他大汉喝骂连声,却不敢盲目射击。

纠缠间林锐一下膝撞,命中壮汉下身。

壮汉闷哼一声,全身痛得痉挛起来。

林锐一手抢过他的自动步枪,枪嘴抵着他的下颚。

所有事发生只在数秒之内,其他劫机大汉赶到前时,形势已逆转。

林锐这时面向着舱尾的方向,和舱内五名的持枪人成为对峙的局面。

林锐喝道:“不要动,,你……”

话犹未已,背后驾驶舱门传来一下轻响。

林锐大叫不妙,待要把壮汉拖迸座位,以应付腹背受敌之局。

颈项一紧,异变已起。

林锐连骂自己窝囊的时间亦来不及,眼冒金星,呼吸顿止……”

一股无情的大力把他一拖,失去平衡,侧跌地上。

跟着肋协间一阵猛痛,手中的枪脱手而去。

拖力来自绕颈的长索,肋胁则是受到壮汉的反击。

冰冷的枪管抵着他的太阳穴。

另外一个匪徒首领冷静地道:“不要节外生枝,我们要的人快放出来了,跟着道:“太鲁莽杀人了。”

林锐肚腹重重中了一脚,滚了开去,差点滚到座位的椅脚,势子才停下来,这当然是壮汉在拿他泄愤。

张开眼,恰好见到叶莲娜,为了避免被发现,叶莲娜穿了一身黑色的宽大衣裙,俏面也藏在脸纱里,林锐升起揭开她脸纱的冲动。

之前那个匪徒脸色阴沉站在另一边,一面不忿之色,显是绝不服气。

劫机者头目淡淡道:“先放其他人,只须留下飞机师。”

看来他对手下刚才的手段,并不满意。

林锐一颗心直往下沉,只望哥伦比亚方面没有人认得他,如果祷告有效用,那他每一句祷文都将会和这个希望有关。

壮汉低喝道:“站起来!听到没有,我说站起来。”

林锐装作很艰辛地站起来。没有人知道他惊人的体质和抗打力量足可使他发动最强力的反击。

这次他的目标将是那个头目。”

壮汉指着他喝道:“你,将手放在头上,坐到座位去,你将是最后被释放的人。”

林锐心中一喜,只要不把他交给哥伦比亚人,他仍有逃生的机会,这下他又暂时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他暗忖那个壮汉对他动了杀机,故意骗要释放他,其实只是如猫捉鼠般玩弄他。

他艺高人胆大,淡淡一笑,乖乖在一角孤零零地坐下。

那个匪徒头目,沉默地凝视着他,不知心中转些什么念头。

人质逐一离开机舱。

现在只剩下二十多乘客、两名机师、林锐和几名劫机者。

当然,还有叶莲娜。她并没有跟随其他人离开。其他劫机者也没有问,因为一般情况下阿拉伯妇女不会离开她们的男人。

她在机舱的前端椅子上,修长苗条的身躯里在宽大的黑色阿拉伯黑裙里,面藏于薄纱。

虽然她一动不动,可是林锐却从她轻轻波动知道她呼吸在加速。

一直以来,她显示出无与伦比的沉着和冷静。

这一刻的紧张,因为接下来将是最关键的时刻。

那个匪徒首领接了一个电话,转过身去,冷冷道:“他们已经放人了,通知外面的军警,要他们清除机场所有障碍物,我们放最后一批人。只留下两个机师。“其他的劫机者领命而行。

令人焦虑的等待。

林锐有点火大,在长时期的佣兵生涯中,他从未曾试过像这眼下的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还有最头痛的,就是站在他背后那凶悍的壮汉。

他察探到那个壮汉的杀气和敌意。

“轮到你了!”

手持自动步枪的其中一名劫机者,挥动枪嘴向他示意,命他步下舷梯。

林锐谨慎地踏出两步,来到舷梯顶端的平台。

“卡嚓”。

背后传来枪嘴上膛的声音。

林锐立时想起那个壮汉的大口径手枪和给他枪杀的那老人血肉模糊的脸。

他脑中迅速定下对策。

唯一机会,就是靠他敏捷的身手,翻到舷梯底下。

那是避开壮汉准确如神的枪法的唯一福地。

“走下去!”

劫机者不耐烦地发出指令。

林锐环视四周。最后一个人质,身朝二百米外一群全副武装的军警走去。

林锐全身一震,怕什么来什么。一旦他下去,那些哥伦比亚军警,肯定会彻底调查他。

“滚下去!”身后的劫匪壮汉大声道。

林锐缓缓举起左脚,装作向下一级踏去。

实际上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右脚,当左脚尚未落地的一刹那他将会利用右脚蹬之力,整个人弹起,翻下舷梯。

左脚向下踏去。

身体微弓。

这下弹跳翻腾,将全以腰力带动。

在这千钩一发的刹那。

“轰!轰!”

机头驾驶室处传来两声闷响。

哥伦比亚军警方面的人蹲了下来,举起机枪。

林锐迅速回头。

只见舱门内的劫机者露出紧张的神色,扭头望向机头的方向。

林锐暗叫天助我也。

他快速地向后猛退,闪电般来到两劫机者中间,两肘猛撞两人的肋骨。

两名大汉侧跌两旁,他一手捞着其中一人手持的冲锋枪,待要奋力夺过,岂知对方非常了得,虽在剧痛中,仍一口咬着系在颈项的枪带,一时争持不下。

林锐暗叫糟糕。

一技冰冷的枪指着他的背脊。

那个壮汉劫匪冰冷的声音喝道:“停止!举起手来!”

林锐暗叹一声,无奈举高双手。

劫匪沉声道:“小子!你死期到了。”

另一个大汉却拦住他道:“别杀他!他应该是个退役军人,而且会驾飞机。”

“我?”林锐愣了一愣,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瞬间明白了。他手腕上戴的手表是一款飞行员手表。

这是一款军用的飞行员表,还是在安莫尔的时候,卡桑送他的纪念品。这种表是市场上买不到的,除非是空军飞行员。

联系到林锐之前问过航向问题,加上飞行员专用表,所以另一个大汉认定此人应该是个退役飞行员。

这时两名正副机师的尸体正在被拖出舱外。他们身旁有两柄手枪。估计两名机师受过反恐怖分子的训练,驾驶位上藏有自卫手枪发难时惨被枪杀。

而这个时候,这些劫匪需要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