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少族长!王宝圣(1/2)

……

时间匆匆。

一晃眼间又是数月过去了。

在天玑老人、王宁晞,以及王安业的辅助下,蚀月魔宫的动力系统略微修缮了些。在百条虚空浮龙的助力下,勉强抵住了魔界重力的拉扯,以较为缓慢的速度,降落到了镇魔城以西的魔煞海中。

到了这里,这次蚀月魔宫的大迁徙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以后就可以在魔煞海中构建基地,对蚀月魔宫进行长期维修,以及改造了。

不过,以蚀月魔宫如今的状况,在动力系统维修完成之前,它恐怕是没法再次起飞了。

虚空浮龙一族和王氏之间的交易,至此也算是完成了。

王氏也遵守了和虚空浮龙族群的诺言,拿出了大把大把鲜嫩可口的美食肉类招待颇为辛苦的浮龙族群,它们惊叹于人族竟然能养出如此鲜嫩的肉食,个个吃得是肚皮滚圆如瓜,都快飞不动了。

因此,浮龙王与族群长老略作商量,决定将归期延后一些,多享用一番美食。可没料到,十多天后,王氏表示先前的约定已经完成,没有义务再无偿供给食物。

浮龙王气得当场就想率众离开,却又有点恋恋不舍。人族供应的食物比虚空生物的肉好吃太多了,吃惯了这个,原本吃的那些都仿佛变成了垃圾,再也难以下咽。

王氏见状,便“勉为其难”地又提出了一个任务。镇魔都护府内有不少空运物资的任务,浮龙族群若有兴趣可以接一下任务,根据工作量的大小,可提供相应的肉食。

原来只要出力,就能换回可口肉食。

浮龙王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参与进了运输任务之中。

一开始,王氏都是给它们安排一些简单任务,随后逐渐加大任务难度。

随着难度增加,浮龙一族顿觉麻烦和不舒服,可一想到难度越大的任务收获也越大,终究有一部分“上进”的虚空浮龙开始努力学习人族语言,积极和人族沟通任务。

这部分虚空浮龙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同样的时间内,它们赚得比其它不愿上进的虚空浮龙更多。后者开始逐渐眼红,有些开始捣乱起来。

但是这些捣乱者,无一例外都遭到了驱逐或严惩,剩下的虚空浮龙见状,变得愈发老实。它们明白了,要想获得更多更高级的食物,就得付出更多努力。

然后,它们便开始向前一批虚空浮龙学习努力了。

但是总体任务只有那么多,一旦大家都开始上进后,有难度的任务就不够分配了。一些机灵的虚空浮龙,开始主动和人族谈判,可以减少任务报酬来拿到优质任务。

虚空浮龙一族的内卷,也由此正式展开。

当然,这些和王守哲夫妇没有关系,如今王氏家族内部人才济济,优秀者数不胜数,绝大部分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面。

因此,守哲夫妻俩也就是顺便参观了一下镇魔城,以及周边一些典型的高产农庄设施,然后就拐了个道儿直接回了大乾,再回到王氏,直接重新过上了宅男宅女的生活。

然而,王守哲的太平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仅仅半年之后,赤狱魔皇就气势汹汹的杀上门来,然后赖在王守哲的小院里不走了。

“守哲啊,我,赤狱!这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替人族守护着神武天墟,不辞辛苦,不畏艰险。”赤狱魔皇义愤填膺的拍着胸口,呼天抢地,“结果你倒好,带着妘天歌她们去探索遗迹逍遥快活,居然不带我?!他们几个现在赚得是盆满钵满,而我赤狱魔皇,却是连半根毛都没捞到,这公平吗?”

说着说着,赤狱魔皇就开始自怨自艾起来,唉声叹气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家昭玉不够努力,没能诞下嫡长子,没能替你王氏传宗接代!”

“赤狱陛下!”王守哲见他越说越离谱了,急忙阻止,“话头莫要扯那么远,此事关系不到昭玉身上去。来来来,先喝口宁心仙茶消消气~~有话咱慢慢说。”

这【宁心仙茶】乃是用帝休身上的叶片制作的,茶汤色泽金黄而澄澈,香气澹雅而清新,能助人稳定心绪,驱散心中燥气,乃是茶中珍品。

“咕都咕都!”赤狱魔皇一口灌掉宁心仙茶,然后又是痛心疾首道,“守哲啊,我,赤狱,可是一直把你当兄弟的,你可不能被妘天歌的美色蒙住了心啊。你想想看,寒月仙朝如果太强大,对你王氏又有什么好处?由我们赤月魔朝牵制住寒月仙朝,你们王氏左右逢源不香吗?”

“陛下,扯远了啊。”王守哲额头一滴冷汗,“都是为了人族崛起而努力,莫要学魔界群魔那般勾心斗角。还有,我与仙皇陛下清清白白的。”

“清白?妘天歌可是亲自向我炫耀了,你给了她万剑仙经和混沌本源,还暗示说过,你可是留宿过她的【栖仙宫】。”赤狱魔皇对王守哲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守哲啊守哲,我是万万没想到,你竟是如此重色忘义之辈,羞与你为伍。”

呃……仙皇陛下她还真是……

王守哲收回了给赤狱魔皇斟茶的动作:“陛下不与我为伍,还请回吧。”

“我哪都不去。”赤狱魔皇一脸无赖模样道,“现在仙朝势大,你总得给我留条活路吧?我要的不多,给我弄一部真魔经,平衡平衡两边势力。”

“倒也不是没办法。”王守哲琢磨了片刻后说道,“陛下可以向帝休前辈购买赤炎魔神的真魔核,以及其尸骸。我记得你们老祖宗一脉,就是得到了某尊魔神的真魔核,这才有了后来的【红莲真魔经】。”

“好主意。”赤狱魔皇满脸兴奋道,“守哲你借我三十仙灵石,我这就去买。”

“为何我借给你?”王守哲一脸错愕。

“我没钱,穷……”赤狱魔皇一副“我穷我有理”的模样道,“我可是听你王氏的话,整个魔朝势力范围内都开始逐步改种你们的灵谷灵麦,大量的钱投入了改革之中。如今财政捉襟见肘,实在是没多少钱了。”

王守哲才不上当:“国家财政上缺钱,不代表申屠氏缺钱。神武天墟中,陛下可是分配了不少资源吧?”

“那都是要留着去圣域换灵石,做生意用的。”赤狱魔皇说道,“可不好随意挪用。”

王守哲瞅着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也是被惊呆了。

以前,都是王氏逮着这群大老们薅羊毛,现在可好,风水轮流转,这些大老们开始逮着王氏薅羊毛了。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罢了罢了。”王守哲挥挥手道,“看在陛下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看护神武天墟的份上,我就借你三十仙灵石。不过,帝休前辈这价格肯不肯卖就不好说了。”

“为了我魔朝能再添一脉真魔传承,我拼了,实在不行就再额外加点钱。”赤狱魔皇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随后对王守哲笑眯眯道,“守哲啊,还有一桩事儿得和你商量商量。”

“陛下请讲。”王守哲无奈道。

“我听说富贵他爹王宁奕,最近留在了仙朝替儿媳妇管辖钏南州,而且有不少王氏精英相随,把钏南州建设的是风生水起。”赤狱魔皇一脸羡慕道,“我向你讨要一下王宁尧,以及一批王氏精英,到我魔朝去帮忙处理政事如何?”

“守哲啊,我这可是为了让我赤月魔朝也早日踏向经济的快车道,为抵御魔界,为人族崛起而努力,你可千万不能推辞。”

对于赤狱魔皇的上进心,王守哲倒是没有推辞,略微琢磨了一番道:“宁尧在王氏各岗位上,也算是积累了不少经验,倒是可以去魔朝磨砺磨砺。这个提议我同意了,你让宁尧挑一批优秀族人,前去陛下麾下效力一番。”

“好好好,守哲啊,我这一次承认你不是个见色忘义之徒了。”赤狱魔皇欣喜过望,一改对王守哲的评价。

如此嘴脸,看得王守哲是摇头直叹。

得,薅完仙灵石又薅人才。看来,还是要鼓励族人多多生育啊,否则,就王氏眼下这么点人,还真是禁不住这么连番的薅。

……

时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便又过了好几年。

时间来到了隆昌历三五二九年,初夏。

新平镇作为“经济特区”般的存在,早已经成为了东乾的经济中心,甚至是连接各国经济的中心。

这一百多年里,空港和船运港口也是一扩再扩,每日里的货运吞吐量达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数字。

不少外国人,甚至是仙朝和魔朝人,都奔赴新平镇上学、谋生,或是发展事业。

这里的地皮和房产价格一飙再飙,造成了无数富豪。

在这里,高楼大厦那就是最寻常之物,地上地下的轨道交通和各式飞辇,构成了复杂的立体式交通。

新平镇中心,有一条【守哲大道】。

这是以王守哲名字命名的一条大道,也是新平镇中心的中心,这里坐落着王氏很多产业的总部。

在这寸土寸金之地,其中有一家巨型酒店兼商厦的产业,名为【钏南酒店】。

这里头五层为大型商场,专卖各种珍贵的奢侈品和各色特产,四楼开始便是各种高端餐饮,六楼开始往上数十层则是住宿和超高端设施,招待着来自全世界的贵宾们。

之所以只招待贵宾,那自然是因为普通人根本住不起。

这里最便宜的房间一个晚上都是以仙晶来计算的,而且天天爆满,住宿须得预定。

这栋酒店,便是当年王氏送给钏南公主的婚前私产,经营权和盈亏都由钏南公主负责,盈利部分也归钏南公主私有。

与之对应的,就是街对面的【昭玉酒店】。

那边生意同样火爆,尤其是魔朝来的贵客,基本都住在昭玉酒店。

可别小看着两个酒楼,平均下来每天纯盈利几乎都要过万仙晶,一年下来盈利足足数百万仙晶,百年那就是数亿仙晶!

钏南酒楼走得是高端奢侈路线,服务意识自然是一流超等,每一个环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

这一天,钏南酒楼正跟往常一样营业。

蓦地。

有工作人员踩着身法从外面匆匆冲回酒楼,一边跑一边紧张兮兮地喊道:“快快快!少主来视察了!”

“少主视察?!糟糕!”

一瞬间,下到柜台的售卖员,上到钏南酒楼的管理层,全都被惊动了。

他们几乎是立刻进入到了临战状态,开始匆匆忙忙地飞快自检起了一切能自检的项目。

为了加快速度,不少酒楼的工作人员干脆跟之前那店员一样,直接运用上了身法。一时间,酒楼里到处都是嗖嗖嗖飙飞的人影,看起来一片兵荒马乱。

然而,晚了。

还没等他们自检结束,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就已经在几名侍女和护卫的簇拥下,背负着双手走进了钏南酒楼。

尽管年纪还小,但他鼻梁挺直,眉目舒朗大气,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几分翩翩公子的味道,只是那张脸蛋略微有些圆润,竟和王富贵小时候有着六七成相似。

不过长相虽然相似,但两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这男孩子眉宇之间满是严肃和认真,眼神中充满了洞悉一切的深邃,和王富贵小时候那种走到哪里打赏到哪里的财神爷气质完全不一样。

他的穿着打扮也是一丝不苟,长袍修身笔挺,没有丝毫褶皱,头发也是扎得整整齐齐,浑身上下挑不出半点毛病,脖子上还挂了一块极为精准的怀表。

他环顾四周,先是走到了一家售卖四公主皮革制品的品牌店铺。

几个穿着打扮很得体漂亮的店员耷手垂腰地站在售货台后面,紧绷着身体,气都不敢多出半下。

“恭迎宝圣少主。”

见男孩走过来,她们立刻按规矩整齐行礼,心中自是万分忐忑。

像她们这种有资格来这里上班的年轻女孩,无疑都是同龄人中比较优秀者,不过都是二十来岁,就有炼气境七八层修为。

加上钏南酒楼给予员工薪酬很高,干得好会有特殊奖励,她们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都知道宝圣少主做事板正挑剔,谁也不想被逮了差池,丢了宝贵的工作。

无疑,这位看起来严肃和板正无比的小少爷,正是王氏当今最新一代的嫡长脉,律法和祖制规定的小少族长【王宝圣】。

坊间传闻,宝圣少主出生时,天降大祥瑞,龙凤齐鸣,气象万千,更有天仙下凡来吟唱祝贺,都说他来历非凡,将来必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当然,对眼前这些员工来说,坊间传闻只是坊间传闻,他们也不知道真假。但就算没有这些传闻,作为长宁王氏的嫡长脉,宝圣少主先天就已经站在了他们需要仰望的高度。

“无需多礼。”

王宝圣人小却威严地摆了摆手。

背负着双手四下扫视了一圈,他的目光在某些位置上稍作停顿,随后掏出一张纸,唰唰唰写下了两条改进方案,交给了柜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