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川和也气得三天没搭理祈织,变回小松鼠的摸样整天闷在绘麻的房间看电视。琉生想劝和,却被他一并扣上“强吻过我的混蛋”的帽子拒之门外。琉生无奈,谁让他的确亲过他。

“琉生,还是让朱利安静一下吧。”毕竟是自己的宠物,得知朱利被祈织甚至琉生占了便宜,绘麻心里稍微对这两兄弟有了些不满。

面对突然强硬起来的绘麻,琉生很尴尬。

早川和也的晚饭是右京送到绘麻房间里的,绘麻因为社团活动延迟提前打电话回来告知会晚归,并拜托他照顾一下松鼠形态的他。

右京端着饭菜进房间的时候,早川和也正坐在地毯上看电视,小爪子按着遥控器紧盯着电视机一动也不动,知道右京进来也不看他。

“朱利酱,还是变回来吧,你今天一天都没出房间,不饿吗?”右京自然是以人的标准帮小松鼠准备的菜饭,他把托盘放在绘麻的书桌上,在小松鼠身边盘腿坐下,“都生了三天的气了,也够了吧,祈织已经很有诚意的道过谦,而且,他当时那么做也是为了帮你嘛。”

“吱吱吱吱——”

你当然这么说了,祈织是你弟弟,你不帮着他才怪。再说,我也没那么生气,只是最近两天身体有点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精神过于亢奋,晚上不爱睡觉,脑子里总是控制不住回想以前看过的小黄书里的画面,然后特别想给自己撸一发。但因为祈织亲了他的关系,绘麻有些生气,改变初衷允许他变回小松鼠睡在她的床尾,因此他只能忍耐着。

身体得不到纾解,心情就格外烦躁,也就不想出门。老实说,早川和也算是神经很大条的人,即便意识到祈织吻了而大发脾气,但发泄过后就没事了,因为他知道祈织并没有恶意,他只是让他找到摄影师要求的那种状态而已。这次真的是因为身体突然古怪起来才不想出门,并非还在生祈织的气,却没想到右京还在误会他。

右京感到眉角跳了两下,“朱利,我看你还是变成人吧,你这样子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早川和也瞪着右京:“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右京-_- :“……果然还是很讨厌我!”

右京离开了,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早川和也好像觉得他的背影很失落似的。摇摇头,怎么可能啊,他有什么可失落的?

跳上书桌,吃饭!

半小时后,右京又来了,来收盘子。

“啊对了,绘麻说今晚不会回来,让你不要等她,早点休息。”临出门前,右京才想起绘麻的嘱托。

早川和也有些遗憾,好不容易被允许回到这个房间能睡在绘麻的床尾,结果今晚她却不回家。但是转念一想,其实这样也好——

他可以毫无忌惮地自撸了!

但是,得首先变成人才行。

早川和也的小豆眼滴溜溜一转,趁右京开门之际跳到他背上。

嘭的一声!

“哇——”

哗啦——

背后突然多了个人,右京没有防备,被压得一个剧烈的踉跄,为了稳住身形下意识用双手撑住墙,结果他手里的托盘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早川和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