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坐满了用餐的学生,昴环顾一圈后,指指楼上说:“到上面去。”

早川和也端着餐盘笑眯眯地点头,“好啊!”现在的昴在他眼里就是神,从天而降解救他于饥饿之中的神!

昴的视线游移着,吞吞吐吐地说:“朱利,你还是不要笑的好。”

早川和也一愣,“为什么?我笑起来很丑吗?”

昴感到眉梢抽了两下——

正因为笑得太漂亮、太可爱,所以才让你别笑的嘛!

“朝日奈君,这里这里!”早川和也正等着昴的回答,冷不防二楼的栏杆边趴着一个扎马尾的女生使劲冲昴挥手大喊。

昴抬头看了看那女生,对早川和也说:“上去吧,看样子我同学帮我占了位置。”

早川和也郁闷地跟在昴身后往楼上走,心想,我也不算丑啊,祁织跟琉生都喜欢我呢,说明我不丑的吧?要不然他们喜欢我什么?

在楼上帮昴占位子的是一男一女,女的穿一件红色的毛衣配牛仔裤和板鞋,眉眼间透着精明,长发扎成马尾,清爽干练的气质令她看上去颇有御姐的风范。坐在她旁边的男生则跟昴一样穿着校篮球队的运动服,长及脖颈的金发,眉目深邃,仅仅坐着就有一股雄厚的王者霸气,看样子应该是昴的队友。

“昴,你好慢!”男生开口,声音低缓,像大提琴发出的一样。

昴放下手里的餐盘,说:“抱歉。”

餐桌是四人桌,马尾女生和金发男生坐一边,早川和也自然跟昴坐他们对面。可他们刚坐下,马尾女生便两眼发光、指着早川和也尖叫一声:“哇,朝日奈君,这个小家伙是谁?美到爆啊!”

早川和也几乎是立刻就脸红了。

别怪他没出息,虽然他上辈子以及这辈子一直思想龌龊,YY绘麻,但他实际上是个对女孩子完全束手无策的人,尤其是这种外放大胆型的,一旦遇上,如果不出意外基本上他就是被调戏的命。能跟绘麻正常交流全要仰仗她温婉可人的个性,如果不然,他在她面前也只能跟现在一样红着脸不知所措。

昴侧头看着脸红的早川和也,说:“他是我弟弟,朝日奈朱利。”

“啊!”马尾女又是一声尖叫,两只眼睛就像充了电的灯泡,整个上身都趴到餐桌上来了,努力把头伸到早川和也面前,“除了坏坏的风斗、纯情的侑介、俊美的祁织、可爱的小弥,朝日奈你居然还有这么一个这么漂亮的弟弟!”

马尾女尖叫着就要伸手来摸早川和也的脸。面对这样热情的女生,早川和也呆蠢迟钝,根本没想到要躲避,眼看那双手已经快要触及他的脸蛋……

“别碰他!”昴眼疾手快将早川和也抱进自己怀里,并一手推开马尾女的手臂。小松鼠被异性碰到就变回去的体质可开不得玩笑。

一桌四个人都惊呆了。

“朝日奈,你干嘛?”金发男生很诧异,伸出援手将马尾女从餐桌上拽下来让她坐好。

马尾女惊呆状瞪着昴。

昴紧蹙双眉,搂着早川和也沉沉地说:“抱歉,我弟弟不喜欢女人碰他。”

早川和也感激涕零地仰头盯着昴,两只大眼睛闪啊闪啊。

昴低头看他这个表情,立刻推开他,一双手像是被烫了一样,瞅了马尾女生一眼,缓和了语气说:“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马尾女抱起双臂,右手摸着下巴,蹙眉盯着昴若有所思的喃喃:“原来如此。”忽然露齿一笑,冲昴眨眨眼,说:“没关系的朝日奈君,我完全能体谅你现在的心情。”

“啊?”昴惊讶地一抬头,发现马尾女生笑眯眯地眼神在他跟早川和也身上来回扫视,表情非常耐人寻味,不由满头雾水。

之后,早川和也才从昴的介绍中得知,这马尾女生是篮球部的经理人,名叫宇都宫琴子。金发帅哥是篮球部的正选球员,还是队长,叫仓木瞬。这两人是同一系的同班同学,加上又同为篮球部的成员,经常同进同出,在别人眼里关系有些暧昧。

宇都宫琴子摊开双手,一脸骄傲状:“没错啊,我就是喜欢仓木君来着,小朱利你不必用那种好奇但又不好意思的眼神看我们,大大方方问我不就好了。”

早川和也尴尬地笑笑,心说,姐姐,我一点都没好奇你们的关系!

真是的,他又不是酷爱八卦的欧巴桑,对别人的事情才没兴趣呢。

仓木瞬嘴角抽了几下,佯装淡定的站起来:“不好意思朝日奈,你们慢慢吃,我突然想起来班导找我有事,先走了。”但是抽纸擦嘴站起来走人的一连串动作却快得只有眨眼的一瞬。

宇都宫琴子见状赶紧跟着丢下筷子跟上去,“仓木君,你又在回避我是不是?班导什么时候找你有事啦,身为同班同学我可不知道有这回事。”

女生在后面奔跑追赶,男生在前面悠闲跨步。

直到两人消失在食堂,昴才收回视线,说:“仓木是个不错的男人,身为队长一直很尽责,球技很棒,也很努力。”

早川和也头也不抬地往嘴里填食,“看得出来,他右手上的茧子比你手上的还厚,走路步调轻快,仅仅只是平常的速度就比图通人快两三倍不止,平时肯定勤于练习弹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