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百八十章 要不弄死吧(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倒在地上的林叶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拓跋烈拼了九处暗穴的力量将他鸿飞。

换做是一个武岳境巅峰的修行者,这一击也会被他所杀,林叶还活着,不是他比武岳境巅峰更强,只是他更不是个人。

子奈低头看着面无血色的林叶,她眼睛里的血色却越来越重。

“哥,你歇着。”

子奈起身,转身面对拓跋烈的方向。

啪的一声轻响,子奈的手腕被林叶一把攥住。

林叶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子奈露出一个笑脸。

“他完了。”

林叶说。

“不用你去。”

他躺在那,嘴角的笑意让子奈有些看不懂。

林叶说:“够久了。”

子奈忍不住问了一声:“什么够久了?”

林叶躺着抬起手指了指一个方向:“为他争取的时间够久了。”

子奈猛的转身看过去,然后看到了一片云。

一片杏黄色的云,就在拓跋烈的正上方。

子奈到现在为止,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符,她在云州城里流浪的时候,看热闹,见人家那大师捉鬼都没有用过这么多符。

林叶为尚清讫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让这位大礼教神官,总算是完成了布置。

林叶几乎是用拼命的方式,逼着拓跋烈不得不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尚清讫在这个时候,布成符文法阵。

远处,那一身红袍的大礼教神官一手指着大地,一手指着天空。

“借天地力,上阳无极,攻!”

随着他一声轻叱,漂浮在拓跋烈头顶高处的那成片的符纸,瞬间降下来万千道剑气。

像是银河从天而落,剑气浩荡长空。

拓跋烈脸色真的变了,他抓起长刀,迎着那万千道剑气一刀劈了上去。

如果说那万千道剑气像是一片流星雨,这一刀的气势也没比剑气弱了。

他在如此仓促之下劈出的一刀,依然有着破天地之威。

一柄横于天地之间的长刀,将无数柄飞落的神剑斩碎。

纵是借天威,刀意也无惧。

众人似乎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柄一柄神剑在刀气面前接连碎裂。

万千剑气似有无尽星芒,那一刀就是皓月之光。

刀芒在拼掉无数道剑气后终于消散,剑气好像也已经没了余力。

可就在这一刻,那漂浮着符纸全都亮了起来。

一刀落下。

在这一刻,拓跋烈的眼睛骤然睁大。

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因为那是他的刀。

他被骗了。

那落下的万千剑气都是假的,都是虚幻,都是为了骗他用出这样的霸道一刀而布置的陷阱。

他那一刀之威,也不是被万千道剑气消耗掉了,而是被那无数的符纸吸收了。

这个符文法阵,之所以要用那么多符纸,之所以要准备那么长时间。

就是为了接他这不该有谁能接住的一刀,这能破天破地的一刀。

拓跋烈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稍稍晚了些,可以他的实力,以他的霸气,又怎么可能会选择认命?

“啊!”

拓跋烈一声暴喝,双臂上亮起来十几个光点,一条一条劲流,肉眼可见的从他双臂汇入长刀。

一刀起时,是寂灭。

两道同属于一个人的刀气,在半空中碰撞,而这两刀,又都是他的全力一击。

轰的一声,两道刀气碰撞,锋刃对着锋刃,像是天空都被切开,空气都被撕扯。

随着炽烈的光芒消散,拓跋烈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哈!”

他缓缓的把仰望着的头低下来,看向远处那个一身红袍的大礼教。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已看穿了你,你已经没有办法再用出这样的一击了......就像当年你师兄一样。”

他猖狂放肆的笑过,脸上再次出现了那般睥睨天下的神色。

“当初你师兄原本可以让雁北生恢复神智,是我逼的雁北生发了疯。”

拓跋烈看向尚清讫:“你师兄如果能用的出两次天地相,别说雁北生,我也不是他对手,可惜,他不能。”

拓跋烈用长刀撑着站起来,那一条腿,也让他身子拔的笔直。

“如果你还有这样的一击,我今日败了也服气。”

他单腿站在那,一脸傲然,还用长刀指向尚清讫。

漫天碎裂的符纸飘散下来,在拓跋烈身前身后都是,像是一场杏黄色的雪。

站在碎纸之中,拓跋烈以刀指着尚清讫脸色傲然的问:“你有吗!”

“我有。”

尚清讫回答。

拓跋烈一皱眉。

这漫天飘落的符纸中,竟然有一张不是碎裂的,而是叠着的。

所以,飘落的稍稍快了些,虽然也并没有快多少。

拓跋烈近乎疯癫,他不但战胜了所有人,他连自己都战胜了,他为何不能疯癫,为何不能张狂。

可那张符纸,是辛言缺给尚清讫的。

辛言缺在林叶他们离开云州城之前,取出来这件东西,他本来想给林叶,但又怕林叶不会用,如此重要的东西,不会用也就太浪费了。

他说这东西,还是许久之前掌教真人给他的。

掌教真人告诉他说,一旦遇到了他无法抗衡的危险,就可以用这个东西来保命。

当初辛言缺从歌陵逃出来,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离家出走。

他几乎什么都没带,都不敢不带这个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